Thalia·L·Kirkland

纪念一个远方的人(1)

距离他离开已经有一年零三个月,十月十六号就是他走后第二个生日了。
一年多的时间,短到他的面容仍旧清晰,长到身边其他人似乎早已淡忘。
这么个人,一生平淡无奇,既不是英雄伟人,又不是天才富商,也许这几代人还记得有这么个人,那等我死了呢?他就成了祖坟上的一个名字。
他只是个工人,没什么文化,只希望我能好好读书,做个老师。他真的很爱我,我童年里大部分时间都跟他待在一起,他陪我玩,给我讲故事,打雷时抱着我。。。很多是我爸爸也没做过的。